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  |  設為首頁
安徽作家網

安徽省作協主辦

新作速遞 | 作家李國彬小說刊發《飛天》《山東文學》《解放軍文藝》

發布時間:2021-12-02  來源:安徽作家網  作者:安徽作家網

  今年以來,我省作家李國斌多部作品發表:

《阿馬爾的癭》刊發《飛天》2021年第4期頭條;

最后,說到顧國新》刊發《山東文學》2021年第6期;

《風起》刊發《解放軍文藝》2021年第9期。

 







作品節選


 

李國彬

 

 

  下午,天上的云頭很重,密密的,一層壓著一層,見不到一點太陽的影子。遠處不時地傳來槍聲。那槍聲拖著尾音,讓人感到自己的衣服被誰“嚓”的一聲,撕開了一道口子。

  劉海陶揉了揉眼睛,舔了下嘴唇。嘴唇時,她感到有一種腥辣的味道,顯然,她的牙齦出血了。這時,她把緊靠著自己的杏子慢慢地推開,然后向四周觀察了一下。

  這是一片低洼地,四周靜悄悄的,森林在風中搖曳,看著如同向這邊慢慢地涌動,又慢慢地覆蓋。

  劉海是上個星期從云嶺出發的,出發前,她還特意看了一下日歷,是19401228號。其任務是到北貢參加一個高層電務培訓班。到今年的元5,她已經完成了培訓任務。就在這時,她得到了新的指示:三縱已經從駐地拔營,正向茂林進發,希望她能盡快趕上。

  元月6日,就在她帶著杏子進入茂林地帶時,碰到了一件事。當時,站在路口的幾個國民黨士兵向們拼命地招手,因為是兩黨合作時期,她們遲疑了一下。沒想到,幾個國民黨兵突然把槍端了起來。劉海陶大喊,臥倒!然后往地下一滾,順著土溝跑了起來。

  槍響了,子彈在她們頭頂噼啪著響,爆豆子一般。

  劉海陶拉著杏子,一邊呼哧呼哧地跑,一邊想:真的叛變了,看來,幾天來的傳說成了現實……

  今天是9日,外面的槍聲較幾天前減弱了許多,她們已在林中轉向了,此時,樹林里不時地傳來的槍聲和“嘩啦”“嘩啦的聲音,讓她們有點害怕,加上幾天也沒吃上一口飯,劉海陶想到了部隊,想到了賈晉,心里很難受,渾身冰涼的。

  那是一個多么迷人的男人啊!

  大大眼睛,濃密的眉毛,一副憂愁不絕的樣子,說話又總是欲言又止的情形。臨走時,由于時間緊,任務急,加上有紀律,劉海陶沒能跟他說上一句話,此時,他會在里呢?會不會知道自己在大部隊出發前就單獨執行任務了呢?會不會在這次事件中……

  這時,杏子發出了類似于孩子的“哼唧哼唧”的聲音,她知道這丫頭要醒了。她轉過臉看時,杏子果真醒來了,正一臉愣怔地看著她。

  記得在北貢電務培訓,劉海陶準備離開時,電務總長向她提到一個人,大名叫顧小雪,小名就叫杏子。哭著喊著要當兵,因為當地都是技術兵(搞電務的),沒辦法安插,電務總長希望劉海陶能把這丫頭帶到云嶺去。劉海陶喜歡這個姑娘的,就答應了。

  這時,劉海陶站了起來,拍打著身上的草說,走吧。杏子坐了起來,愣了半天才懶洋洋地爬起來。

  在林中,兩人大約走了十幾分鐘,劉海陶突然停了下來,然后閃身躲在一樹的后面。

  前面有三棵樹靠得很近,樹下有一堆草,顯然有人睡過,上面亂糟糟的。從草上的情形看,人剛走不久。

  劉海陶緊張了起來,她拔出手槍向四處觀察著。

  四處非常安靜,只有風穿過樹林的聲音。

  觀察了一會,見沒有什么動靜,劉海陶示意杏子呆在原地別動,自己向那幾棵樹躡手躡腳地摸了過去。

  走到那堆草前,劉海陶用腳踢了踢,忽然,一截發黃的金屬從草里露了出來,她一怔,然后小心翼翼地將那截金屬撿了起來。

  這是一截手電筒,由廣州振文電筒廠1921年制造,通身閃發著暗黃色的光澤。她的心噗噗跳了起來。當她把電筒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后,激動地喊道,杏子,我們走。

  杏子莫名其妙地看著她,科長找到了什么呀?她問。

  劉海陶也不說話,只是把手電筒往包里一塞,然后帶著杏子向西走去。

 

 

  此時,在枝葉氤氳的山溝里,賈晉背靠著一棵大樹坐在那里。他的胡須已經長了起來,黑烏烏的。臉被樹枝劃出了一道道傷口。他的領口早就破了。胳膊肘露出了一團棉花,在風中飄逸著。他有氣無力地說,我有個想法,說出來……你們參考……

  所謂的你們,也就是張耀遠和胡不起來。

  他們三人原來都屬于縱的,7號那天,他們正在打谷場上訓練,炸彈就在旁邊爆炸了。呼嘯聲中,旁邊的兩個戰友立刻飛了出去,血濺了賈晉一臉。賈晉顧不上擦去臉上的血,拼命地向打谷場旁邊的樹林里跑,連槍也沒來得及拿……

  此時,聽賈晉這么說,張耀遠和胡不起來分別向他看了看。

  賈晉嘆了口氣說,從現在的情況看,我們很難一起出去……

  說到這,他瞅了胡不起來一眼。張耀遠不斷地摔著自己的鞋子。鞋子已經破了,根部爛了一個窟窿,上面有許多泥巴,他說,你說吧說吧。

  賈晉直了直腰,虛著眼看著眼前的林海說,我們……還是分開走吧。接著他說出了自己的理由。

  樹林在風中晃動起來,嘩啦啦的。

  我同意。這時,張耀遠一拍自己的大腿,嘆了口氣說。

  賈晉把目光轉向胡不起來。

  胡不起來把手里的草掉,紅著臉說,扎在一起,總比一個人單打獨斗強吧。

  是的,賈晉說,這個……我都想過。只是那樣目標太大。到最后,怕是……

  我同意,我同意。張耀遠揚了揚手,再次強調自己的觀點,以支持賈晉。

  因為是二對一,胡不起來不說話了,他把槍往懷里一摟,想著自己的明天。

  這時,賈晉忽然在身上翻找起什么來,過了一會,他說,糟糕。接著,他站起來,向遠方看去。

  怎么啦?胡不起來問。什么丟了?

  賈晉說,你們等我一下。說著就跑了出去。

  那是去年夏天,傍晚時分,賈晉正在河邊洗衣服,劉海陶向走過來,然后紅著臉把一件東西塞給了他。東西是紅布包上的,他打開紅布一看,是一只電筒,嶄新的,通體發黃。他正在發愣,劉海陶告訴他,你再打開看看。他便打開了電筒,頓時,一大片的光立刻覆蓋在前面的植物和樹木上。劉海陶說,那光就是吉祥物。他懂了,心里想了很多,覺得劉海陶的話很有意義。現在,他把這個手電筒丟了,就等于把光也丟了,很不吉利,于是,他想按照原路回去,把它找回來。

  不行!

  不能去。

  身后,傳來胡不起來和張耀遠勸阻的聲音,但是,賈晉還是跑了出去。

  大約過了三十多分鐘,就在他向前跑時,忽然聽到有人喊他,賈晉!賈晉!他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,便停了下來。賈晉。賈晉。林中再次傳來幾聲呼喊。他聽出來了,這聲音他太熟悉不過了:是劉海陶。他心頭一熱。

  這時,劉海陶和杏子從林中鉆了出來。劉海陶淚光霖霖地看著他。他也很激動,快步走過去,先后擁抱了劉海陶和杏子。

  一番擁抱后,劉海陶急切地問,國民黨是不是叛變了……

  賈晉嘆了口氣,說,是的……我們都打散了。

  可恥!劉海陶罵道,由于氣憤,渾身顫抖著。杏子站在劉海陶的身后,不知所措地搓著手。

  賈晉嘆了口氣說,胡不起來和張耀遠還在前面呢。

  乘劉海陶和杏子向他手指的方向看,他說,你們在這里等我,我很快就回。說著就要走。

  不要去了。劉海陶看了賈晉一眼說。我知道你去找什么。說著,把剛才撿到的那只手電筒拿了出來。

 

 

  劉海陶和杏子的到來不僅讓賈晉眼前一亮,而且讓胡不起來和張耀遠也很興奮。但是,興奮了一陣子,問題又出來了:是扎成一團走?還是分開走?怎么走?

  這個問題由張耀遠提了出來。

  要說分開走,劉海陶堅決不同意,她認為這是給敵人造成分頭殲滅的機會,還是希望大家能克服困難,合力沖出這片林子。這個建議是出于一個女人的想法,也符合目前的狀況

  要分手的事最初是賈晉提出來的,現在他不說話了。他低頭思索著,—— 劉海陶的到來,完全打亂了他最初的想法

  張耀遠說了一會要分開走的事,直說得唾沫星子亂飛,見沒有人響應,他嘆了口氣,也不說了。

  賈晉把劉海陶他們帶來時,太陽已經落山,現在,天色已經黑透了,手電筒又不敢用,林子里伸手不見五指,可是,誰也睡不著,加上晚飯根本無法解決,大家躺在草地上,一句話也不說,像一只只沒有生命的木偶。

  林外,有人在不斷地打槍,那槍聲十分凄厲,將夜色一段一段地撕得粉碎。從林稍看出去,天上飄著幾星星,像是誰撒下的幾粒種子,在浩茫的夜空里忽閃忽閃的,根本就無法駐足一般。

  就這樣,幾個人默默地熬到天亮。劉海陶從昨晚到現在,幾乎沒有合眼,她想了很多。這時,她爬了起來,一邊磕打著帽子上的草,一邊賈晉,青弋江在里?

  賈晉向四周看了看,向北指了指,說,我們應該在江邊,有三四里吧。

  劉海陶向北方看了看,把帽子戴上,對賈晉說,我出去看看。說著,劈里啪啦地拍打著自己衣服。那上面有許多松樹毛,她拍打時,那些松樹毛便在空氣中飄舞著。

  杏子忙爬了起來,她揉著眼睛說,我跟你去吧。

  劉海陶搖了搖手。

  賈晉說,要我去嗎?

  劉海陶又手,然后一彎腰,獨自鉆進樹林。

  劉海陶離開這里不到二十分鐘,前面的樹林里忽然傳來  稀里嘩啦的聲音。這聲音由遠而近,期間像是有許多樹枝被折斷了“卡吧卡吧”的。賈晉等幾個人連忙臥倒。不一會,聲音越來越大了,原來是敵人的宣傳車。一共是三輛。頭一輛車的車頭上架著機槍,車內站著十幾個士兵。第二輛車的車頭上架著一個大喇叭,一個女聲正在播送。第三輛車的車蓋著一張軍黃色的帆布。

  現在是清晨廣播,現在是清晨廣播。出來投降吧。總裁手諭,能把項英、周子昆、袁國平活捉的,賞銀元五萬,其余不咎。另外,林子外面實行了五家連環保,你們是很難藏下去的。我們的團長朱孝遲大仁大義,對凡是投降的弟兄,一律寬待。我們的團長朱遲大仁大義……

 

  敵人的宣傳車反復喊著,在樹林中慢慢地向前走,直到越走越遠。

  等敵人的宣傳車走遠,張耀遠坐了下來,他先嘆了口氣,然后往樹上一靠,說話了,現在,我們口糧沒口糧,槍支就一條半,在這也呆不了幾天。我的想法,趕緊分手,省得最后被他們抓了,一槍一個。

  說完,他看著賈晉。賈晉在想著什么,見張耀遠看他,他把目光轉到了一邊。這讓張耀遠有點意外。

  胡不起來瞥了張耀遠一眼,說,剛遇到一點難,就想分開,嘁!

  張耀遠嘆了口氣不說話了。

  臨近中午時,劉海陶回來了。她顯得很疲憊,渾身都是野草劃過的痕跡,杏子和賈晉忙站了起來,賈晉問,你去哪了?

  找路……她抹下軍帽說。她的額頭上有漢,沾著一片頭發。

  賈晉有點不相信,又不便多問,讓劉海陶坐下來歇歇,自己找水去了。

  這時,杏子走了過來,她摻住劉海陶的胳膊,小聲地說,他們想分開走。

  劉海陶看了一眼他們

  這時,賈晉走了過來,將一壺水給了劉海陶。謝謝。劉海陶笑著接過水,輕輕地喝了兩口,然后說,我們開個會吧。

  幾個人圍攏過來,懶懶洋洋的。劉海陶說,先說一下吧。我是縱隊情報科長,在這個特殊時期,我愿意帶領大家,共同度過這段艱難的時光。

  大家沉寂了一下。

  ……

 


作者簡介



 

 李國彬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魯迅文學院2013年安徽中青年作家培訓班學員,魯迅文學院2014年第24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學員。有小說入選2005年《小說月報·原創版》精品集和2009年《小說月報·原創版》在心理小說精品叢書以及安徽省長篇小說精品創作工程,其作品三次獲安徽省社科獎。《小崗村的年輕人》為中國作協重點扶持項目,已出版并入選第二十三期魯院論壇作品、全國農家書屋目錄、全省唯一一部精準扶貧用書.近年創作成果頗豐,其中《一半人聲,一半犬吠》入選《中篇小說選刊》,《熊坑》《無緣無故地活著》入選《小說月報》中篇小說專號。小說《哥哥莫要過河來》被改編成大型泗州戲公演,小說《羅拉》被改編同名舞臺劇在北京等地公演,影視作品《徽州女人》(第一原創)《醉翁亭記》等。

 

亚洲高清视频网站,韩漫无羞遮夜夜欧美视频,9876欧美盗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