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  |  設為首頁
安徽作家網

安徽省作協主辦

文學動態 | 洪放中篇小說《追風》刊發《人民文學》

發布時間:2021-11-30  來源:安徽作家網  作者:安徽作家網

中篇小說《追風》改編自洪放“安徽省中長篇小說精品創作工程”項目創作的長篇小說《追風》,并刊發于《人民文學》202111期。



 



作品節選


杜光輝接到省紀委電話時,正在科創園先研院工地上。紀委的同志說,請杜市長到省紀委來一趟,有些事,想請您說明一下。

什么事?

來了就知道了。請盡快過來。

我正在科創園,等事忙完了,再過去。

我建議杜市長還是盡快點好。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。

杜光輝弄不明白紀委為什么要找他,但既然找來了,那就得去。去說明情況,這是必要的程序。但是,這事讓他心神不寧。他匆匆看了一圈工地,又到隔壁的眾聽科技跟聶總談了會。眾聽的市場現在基本上打開了,他們的產品,正向多元化方向發展。同時,他們正在跟同在南州的幾家大的家電企業,包括永力集團、海洋集團還有東方電子南州公司合作,為他們開發白色家電語音軟件。聶總說,上下游企業也來了不少,我以前說的中國聲谷已經初具規模了。

好啊,再搞大一點,我們就正式提出中國聲谷這個概念。

杜光輝沒有回市里,而是直接去了省紀委。一路上,他都沉默著,揣想紀委為什么要找他?還是為東方電子的事?或者,是為化工園拆遷?想想,又似乎都不是。東方電子已經實現量產,勢頭正好。化工園拆遷,通過項目帶動,最后的七八戶除兩戶拿了補償款離開南州外,其余的都在科創園區重新開始了新企業的打拼。在拆遷之前的爆炸案,也已被證實是試驗區周邊的社會人員,經他人授意而為。具體作案人員和當事人,已經被捕,等待審判。除了這兩點,還會有什么呢?難道?杜光輝心里猛然想起唐銘問他和孟春的關系,難道是這?唐銘書記或許聽到了一些風聲,所以專門問他。是這事嗎?他一邊想著,一邊進了紀委大樓。他這是第一次到省紀委,省紀委一位副書記與他談話。副書記神情淡然,先請他喝茶,聊了聊南州的事,隨口問:杜市長來南州快三年了吧?

馬上就三年了。

先是掛職,現在是任職。南州市委常委、副市長兼南州試驗區管委會主任

是的。

杜光輝明白開始走程序了。雖然沒什么具體意義,但必須得走。一項項的,就已經進入了談話階段。看似水流無痕,卻已經顯出緊張。他自己也開始手心冒汗。這是往常沒有過的事情,即使他明白自己心里無鬼,但這氣氛,這空曠的詢問室,還是讓人感到表面放松內在卻非比尋常的嚴肅。副書記迅速而不經意地笑了笑,說,我也就開門見山了。杜市長,你愛人在國外吧?

是的,在國外。不過,我得解釋一下,確切點說,是我前妻。我們已經離婚了。

離婚了?什么時候?

快兩年了。

給組織報告過嗎?

報告了。給當時的中科院黨組報告了。同時,我也給南州市委書記唐銘同志作了口頭報告。因為那時候,我的關系都在中科院。

啊!

副書記吸了一口氣,仿佛嘴里含著一塊冰,突然碎了,一下子松懈了許多。他的眼神也由剛才的過于嚴肅,開始慢慢柔和起來。他望著杜光輝,又笑了笑,這回,他的笑,比第一次的笑自然、親切了許多。說,本來也沒什么事。但按現在的原則,必須要問清楚,所以請杜市長理解。

我理解。既然來了,就作好了準備。您有什么,盡管問。

杜市長現在是一個人,是不是有合適的對象了?

……沒有。或者說,暫時沒有。

真的沒有?

您這話的意思是?

有人說你在南州有情婦,而且是個有夫之婦。有這事嗎?

杜光輝雖然心理有準備,但乍一聽到情婦這個詞,還是嚇了一跳。他這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跟這個詞打交道。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在即將知天命之年,會在他的人生旅程中冒出情婦這個詞。他很肯定地說,沒有。同時他又反問了句,她是誰?

……名字我不方便說。杜市長,請理解。你還是好好想想。既然現在有實名舉報,同時還有照片為證,這事肯定就有些眉目。我們也是本著對您負責的態度來了解的。我覺得你還是直接說了,比較合適。副書記說著拿著一摞照片,放到杜光輝面前的桌上。

杜光輝一眼看上去,那照片有些模糊。但看得出來是兩個擁抱著的人影。他拿起照片,細一看,那上面確實是他的孟春。他震驚了,問副書記,這照片從哪里來的?什么時候拍的?

這就不必問了。請杜市長確認一下,這照片上的人是你吧?副書記讓杜光輝看完照片,一共六張,背景是兩個不同的地方。杜光輝看得出來,一個銀泰上面的茶樓,一個是政務廣場綠軸大道邊。照片讓杜光輝清晰地回憶起來,確實,在這兩個地方,他同孟春擁抱過。在銀泰茶樓,那次是孟春的生日,兩個人說到田憶,后來就相擁而泣;綠軸大道那次,應該是他和孟春一道散步。兩個人離開時,擁抱了一下。他震驚于這些照片,倒不是震驚于現在紀委抓住了他的把柄,而是震驚于誰在背后一直跟蹤著他。不同地場景,不同的時間,都被拍攝記錄。做這事的人,應該是處心積慮,不是一天兩天了。那么,他意欲何為?他把這些寄給紀委,又想要得到什么?

杜光輝將照片理好,定了定神,說本來戀愛這事,我不想現在公開。因為畢竟還沒到需要公開的時候。但這一組照片,卻提前將這事公開了。我參加工作二十多年了,入黨也二十年了。無論是從小所受的家庭教育,還是長大所受的各種影響,都決定了我這人無論是做人還是做學問,都一向坦蕩。我認為我沒有什么不能給組織上匯報的。我來南州兩年多,基本上沒什么特別的朋友。如果說有朋友的話,南州科技局的孟春,就是照片這位女同志,可能算得上唯一的一位異性朋友。原因有二,一來我們是上下級關系,而且她是科技創新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,工作上接觸很多。工作思路與工作方法上有什么能談得來的地方。二來她是我大學同學,也是我的初戀的妹妹。只是,她姐姐早在大學時代就去世了。對她姐姐的去世,我一直心存愧疚。所以當我知道她們是姐妹后,一種自然而然地親切情感就產生了。但到目前為止,我們僅僅是有過一兩次擁抱,沒有其他任何超越朋友關系的更深層次關系。

真的沒有?有人舉報說你們在一起過生日。孟春還多次去過你宿舍。同時,你還為她爭取了一系列的利益,包括擔任科技創新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,和提名她擔任科創園主任。

純粹是無稽之談。

請杜市長不要生氣。慢慢說吧。

杜光輝平復了下情緒,說我確實參加了孟春的生日,她也去過我的宿舍,是給我洗被褥等。但是,我可以以黨籍保證,沒有其他不應該做的事情。至于孟春擔任科技創新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,和提名她擔任科創園主任,這都是從工作出發。在南州的干部當中,她是最適合到科創園當主任的。她本身就是博士,又有豐富的科技工作經驗,她來出任這個職務,雖然是由我提名的,但最后是經過嚴格考察,最終由市委常委會研究通過的。我既是南州市委常委,又是副市長,無論從黨內,還是黨外,我都有向組織上推薦優秀干部的權利。

副書記點點頭,說杜市長,事實上,在找你之前,我們前期也做了一些調查。我們知道孟春的愛人已經去世了。而你,已經離婚。按理,你們兩個人都是單身,正常交往無可非議。但是,舉報信上說你們在孟春愛人去世之前,就已經有了不正常的男女關系了。這是事實嗎?

怎么可能?那時,我來南州才幾個月,我和孟在春連熟悉都還談不上。何況就剛才那些照片,哪張是那之前的?

副書記又拿起照片看了會,然后放下照片,說既然這樣,那好。我們就談到這吧。謝謝杜市長配合。

杜光輝出了省紀委的大門,一抬頭,五月的陽光,正從一大團云縫間照射下來。這一刻,他竟有個奇怪的感覺:陽光真好。他呼吸了一口有些溫熱的空氣,伸了下懶腰。上車前,他又回頭看了看紀委大樓。然后,很坦然地上車。司機見他臉色開朗,便笑著說,杜市長到紀委來,是笑著出來的。我可聽說,很多領導干部都是苦著臉出來的。

那是因為他們心里有鬼。杜光輝道。



作者簡介




洪放,中國作協會員,安徽省作協副主席。出版有長篇小說《秘書長》《掛職》等,發表中短篇小說近百萬字。部分作品被《小說月報》《小說選刊》《新華文摘》等轉載,曾獲安徽省政府文學獎,首屆魯彥周文學獎提名獎、首屆浩然文學獎中篇小說獎、安徽小說大賽金獎,《安徽文學》獎、《廣西文學》獎等。作品入選《2015中國年度中篇小說》、《2016中國好小說》等。



亚洲高清视频网站,韩漫无羞遮夜夜欧美视频,9876欧美盗撮